裴茗杀鸡

【双玄】陌路重逢(1)

哇啊T_T

叶恩梵:

第一章


又是落榜。


围在榜前的人渐渐都散了,只剩下贺玄一个,破布旧衫,死死盯着那榜,一分一寸地看。


仍是没有。


没有,什么都没有。一连三年,从势在必得,到无悲无喜。什么也没有。


贺玄抿着嘴,慢慢往家走。他走得沉重,像是失了浑身力气。邻里的长吁短叹似乎又在耳边响起:“贺家小子聪明啊,就是……就是……唉!”


他知道的,偷换白卷,暗度陈仓。贺玄都知道的。


但是家徒四壁,进考的钱尚且是凑来的,他知道,又有什么用?


他想不读书了,他去卖力气,去做生意,他都可以的。他不信命,只信事在人为。


但是家里二老摸着他脸侧,只是低声叹:“我们阿玄,本来该是个好命的,总是被我们两个没用的拖累。”


他的未婚妻,青梅竹马,给他煮着元宵面条,很温柔地牵着他的手,说:“你不要怕,我养你啊,你总是会出人头地的,老天不会那么不公的。”


他的妹妹,有些刁钻的一个小丫头,会叉着腰故作生气地和他闹:“哥你不能怕!我们一家子都在,你放弃啥啊?你是要出人头地的!我还等着你把我嫁一个好人家呢!”


一家四口,贫而不失傲骨。


哪怕是连年失意,他也不怕,只要……只要他回到家,一家团圆,便足够了。哪怕一生抑郁不得志,总归是一家圆满。


贺玄走在路上,忽得听得一声哭喊:“贺家小子!你……你快走,快别回来!”


贺玄嘴唇微动,准备好了的摇头回应被吞回了喉咙里。他听见那人喊:“妙儿……妙儿和你妹子她……”


强取豪夺,誓死不从,血溅当场。


贺玄仿佛失了聪,天地旋转,万物漆黑一片。他像是快看不见眼前光景了,似乎有画面一幕幕闪现,受辱枉死的妻妹,牢狱里犯臭的泔水,哭瞎眼的老母,将死哭泣的父亲……


一切如同是真的发生过一般。


贺玄动了动腿,却不知该往何处走。


天地之大,他该往何处去。


是了,他要去理论,他要去报官。他不信这世上如此不公,他读那么多圣贤书,他不信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事……


他要的不过是一家五口,清贫安稳。


不过如此。


去那乡绅家的路,漫长到看不见尽头,似乎不断有人向他投来知情的同情目光,似乎有人边叹气边对他指指点点……贺玄眸色漆黑,手握成拳,仿佛被人卸了全身气力。


他知道他在走向一条死路。


但不到死,不到声嘶力竭,他不认命。


他恍惚间想起,一家五口围在一起吃着元宵。他话少,妹妹话多,妙儿温婉,双老看着他们几个很满足地笑着。


脚停在乡绅家门口,门口还留着血迹。


一个仆从在门口骂骂咧咧地打扫。


贺玄道:“开门。”


仆从吊着眼睛斜乜:“你谁啊?啊?走走走,少找晦气。”又暗自嘀咕,“倒霉!今个儿真是倒霉!一个个穷鬼上门,死了活该。”


贺玄身体忽地颤抖:“你说……谁死了?”


仆从火了:“你!快滚快滚!再不滚叫人打死你再拖走。”


贺玄重复道:“谁死了!”


仆从眯着眼,仔细打量着他:“哦,你就是那两个小贱玩意的家里人啊,来了两个老的被打回去还不够?我说你们真是不知好歹……”


一拳挥上,紧跟着又是一拳,直打得那仆从血泪交涕,直打得几个壮汉闻声而出。


贺玄问:“她们在哪?”


那几个壮汉收了手,踢了贺玄几脚,冷哼:“两个小玩意儿还挺吃香,死活不从,被咱们老爷送人了。”又是嗤笑,“总是被人玩死的命。”


贺玄道:“在哪?”


路过的一人叹了口气,等那壮汉恶仆进了门不见身影,上前扶住了贺玄。


天纵奇才。这人听说过贺玄,到如今也只得心中一声叹息。


那人说,是个路过的青衣公子,看着富贵极了,带走了那两位姑娘,说是要先救活了再说。现在去找,或许还能见人最后一面。两位老人也被那公子的人给请了过去。


贺玄拖着伤腿,步步滴血,去那医馆。


尚未进医馆,贺玄已是神识不清。他抬眼望着那医馆门前贴着的“天官赐福”,浑身是血地倒在台阶上。


他听见自己妹妹惊恐地喊了声“哥哥!”隐约还有妙儿的声音。


仿佛有人劝住了想要赶来的人,又急匆匆到了贺玄,蹲下,很无措地摸着贺玄身上的伤,大声地喊着:“大夫!大夫,救人!”


那人在贺玄跟前低声道:“你未婚妻,还有你妹妹,她们没事,我把她们带回来了,还没得及去你家知会一声。你家里两位老人也被我请在家里,都好好的,没事的,没事的。”


贺玄这才缓了口气。


他想去看看那个匆匆赶来的人,可是眼皮就快睁不开了。他只在模糊间看见一张清秀的脸,那人正焦急地用手抚着他的脸颊。那人身上有淡淡的酒气,药香,叫人安心。


贺玄最终放心地昏倒过去,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感觉那人攥紧了他的手,猛地喊了一声,“明兄!”

P大神一样的比喻(3)

嗯哼嗯哼吱:

1.燕城花市区南平大道北一带,就像个画了半面妆的妖怪。


——第一章


2.随着东区这几年接连拍出天价“地王”,亟待改造的老城区也跟着沾了光,拆迁成本水涨船高,活生生地吓跑了一帮开发商,在逼仄贫困的窄巷中生生铸起了一道资本的藩篱。


——第一章


3.初夏的夜里尚有凉意,白天积攒的那一点暑气很快溃不成军,西区非法占道的小烧烤摊陆续偃旗息鼓,纳凉的居民们也都早早回了家,偶尔有个旧路灯电压不稳地乱闪,多半是附近群租房的从上面私接电线的缘故。


——第一章


4.送货的是个年轻小伙,二十岁上下,整个人好似一团洋溢的青春,就着余晖弹进了店里,他皮肤黝黑,一笑一口小白牙,活力十足地跟店员打招呼:“美女好,美女今天气色不错,生意很好吧?”


——第一章


5.送货的少年眉飞色舞地“哎”了一声,抬手抹去额上的细汗,他额角有一小块弯月形的疤,像个道具贴歪了的包青天。


——第一章


6.费爷说到做到,十二点一到,他就像听见钟声的灰姑娘一样,准时离场。他穿过众多妖魔鬼怪,绕过一个举着香槟对他发出盛赞的脑残,去小树林找张东来。


——第一章


7.西区的路况尤其错综复杂,道路宽得宽、窄得窄,犬牙交错。当地居民私搭乱建蔚然成风,人造死胡同随处可见,误入其中的机动车像被蛛网粘住的小虫——得挣着命地左突右奔,才能重见天日。


——第三章


8.他抬头看了一眼四下的环境,整个花市西区给人的感觉就是灰蒙蒙的,杂乱无章的电线沉甸甸地压在头顶,把燕城难得的晴天割得四分五裂,非常压抑。


——第三章


9.“我明白。”陶然点点头,他清瘦文弱,看着实在太好欺负,因此上班总是穿制服,上午的阳光穿过矮墙和苔藓,轻描淡写地给他镶了个边。


——第三章


10.他扫过来的目光立刻就会盛上两碗笑意,不要钱似的无差别放送。


——第五章


11.尽管骆闻舟尽量地憋了,却还是没憋住,露出了一个刚偷了鸡似的贼笑:“选我,你确定?”


——第十章


12.骆闻舟吃了一惊,然而费渡说完这句话就重新扣上他风度翩翩的面具,陪着张婷走了,没再和他有什么交流。


——第十二章


13.费渡隔着玻璃窗打量了她一会,觉得她就像一只没了壳的蜗牛。


14.众摩托没料到这地方还能出现脑残飙车狂,下意识地慌忙躲闪,瞬间被冲了个七零八落,一辆明艳如毒蛇的跑车闪电似的凭空亮相,原地一个熟练的飘移,正好蹭到了那行进中的摩托车后轮,那摩托连人一起,直接从空中飞了出去。


——第十九章


15.费渡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圈,脸色冷得有些可怕,他扣住了方向盘后面的换档拨片,引擎不住地发出暴虐的轰鸣,那车子好像一头被激怒的巨兽,伤痕累累地盘踞在原地,随时准备暴起致命。


——第二十章


16.那只手非常凉,坚硬,带着冰冷的力度,像某种色泽黯淡的金属。


——第二十章


17.费渡低着头,长发垂下来挡着脸,黑色的衬衫把他露在外面的皮肤映衬得异常苍白,像个从没有见过光的吸血鬼,有一瞬间,骆闻舟想:“他为什么那么了解那些人?”


——第二十四章


18.“天幕”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LED屏,一半在旁边的大楼上,像一条流泻而下的毯子。


——第二十五章


19.她于是吃力地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牌子,牌子外侧写满了她的“冤情”,内侧有两根结实的布带,可以让她像背翅膀一样地把它背在背上。


——第二十五章


20.这念头一起,她的记忆就好似潮水,迟缓而不由分说地弥漫上来,她眼睛里的亮光像一小片执迷不悟的礁石,渐渐的被没了顶。——第二十五章


21.而抽泣的风从高楼楼顶盘旋而下,刮过骆闻舟见汗的鬓角,像一声掠过的叹息。


——第二十五章


————————————————————————————


那么这次是默读哟~~~


os.


第一句真的是驱使我做这个整理的动力


默读其实除了这些之外写的好的句子真的很多比如说:


骆闻舟猛地抬起头,东区中央商区里高楼林立,鳞次栉比,直指天际,从下往上望去,几乎有些眼晕,倒计时牌的背景上有乍起乍落的烟火图案,花团锦簇地不断磋磨着狭隘而逼仄的时间。




一时间,女人含着眼泪和微笑的脸在他面前来回忽闪,成了一片浮光掠影,而其渐渐延伸,险恶地勾连起遥远光阴的那一头,绵延到那年夏天、奢侈而孤独的大房子里




恩疯狂吹甜甜_(:з」∠)_





探讨探讨当初我们入的股

风月斜:

自从天官赐福出道以后,众人纷纷表示'“花怜打旗扛起来!”'“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南孚打起来!”'“深交挚友无话不谈地风崛起!”'“血海深仇不死不休双玄倔强!”'“爱恨情仇于一体的风情”'“师兄师弟权引股”'“等你儿子长大收拾你的谷戚”等逐渐浮出水面后,开始来自亲妈秀秀的天官赐刀。
南孚崩盘,地风崩盘,权引崩盘,双玄崩盘,风情崩盘。啊,下次会不会是谷戚呢(醒醒不存在的)让我们点蜡吧。
天好地好,不如国票好。由此可见花怜保底啊!

拜无忧填词(双玄)

长生殿:

玄衣 拂暮色过无痕
孑然 陷过往中难挣
再回首 看轻风携去烟尘
依稀现 故人的笑纹

一醉一摇扇 敛眉一倾盏
颦笑间 颠倒谁的神魂
不愿忆前尘 唯愿就此沉沦
何须谁问情与恨

不问天地缘劫缠绵是非
不问红尘凡世累
问只问他醉卧倾酒曾几回
看他眉目温柔了年岁

华台 凛夜风掠星辰
白衣 音容宛在重蜃
故地游 兰麝似他息仍存
再倾樽 杯中酒尚温

水蜮定乾坤 蓦然已为尊
灭宿怨 看似无牵无恨
可知寂寥处 忽现那人回身
含笑邀 对饮黄昏

不问天地缘劫缠绵是非
不问红尘凡世累
问只问他醉卧倾酒曾几回
看他眉目温柔了年岁

掐灭天地缘劫缠绵是非
甩袖离去谁人悲
昔年高台盛景如今渐倾颓
莫问少君几时摇扇归

哈喽这里长生殿,刚入lofter的萌新第一次发填词(乖巧) ,请大佬们多关照啦
啊其实这个东西是某天听拜无忧的脑洞,本来想谱成古筝曲,谱着谱着突然想到贺玄,觉得很合适,他最后大仇得报孑然一身,我想某个孤寂的时刻,他应该也是迷惘的吧。所以就乱七八糟填了词,填完自己都崩溃,感觉没办法把黑水的沉默和挣扎表现出来,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呃大佬们就将就着看看吧,欢迎评论提意见哦!
最后再废话一句,拜无忧是真的贼好听啊强行安利!

陌上常青树:

表情包改图系列(突然着迷)
😂😂😂
先搞出来“四名景”*٩(๑´∀`๑)ง*

将军把妹,如今单身。
公主种地,五谷全齐。
少君泼酒,楼下淋透。
太子反腐,一个不留。

明天改“四大害”(。>∀<。)

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君吾是生 老 病 死那四座山的生

隰有:

觉得君吾和白无相很早就互相认识,白无相在听到怜怜说只有国师和君吾可以教导他的时候立马表现出了轻蔑,可能是对两个人都很熟悉?为什么君吾在仙乐国亡的时候不立马除掉白无相?(emm也有可能是因为不知情)
君吾可能知道白无相复活了所以要去铜炉山,但是又有意无意地让怜怜和fafa接下了这个副本。
总感觉,君吾老父亲每次出现的时间太巧了。。。
但老父亲肯定是站在怜怜这边的

欢凌汪:

新年,他们依旧都这么好……好喜欢他们(。・ω・。)
顺手改了几个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不你
【画的是最后一张图的梗x

【双玄】无题.

我永远喜欢江晚吟和师青玄:

*双玄
*刀子慎入。ooc慎入。
*私设倾酒台。贺玄向。
*第一次产文文笔糟糕请担待。
*为秀秀打call


“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倾酒台。
贺玄蓦然睁开眼睛。冷汗涔涔。
又是师无渡和师青玄。
贺玄揉了揉眉心。抬首一瞥,四周墙上腥红的大字一瞬间跌入他的眼帘。
“不得善始,不得善终。”
用来诅咒师青玄的话,曾被无情地安在他身上。不过好在,现在还回去了。
连本带利,干干净净。
只是心里有点空落罢了。他想,再没那么一个人会在他耳边叽叽呱呱了。
贺玄面无表情地坐在台子中央。
当初师青玄就是在这飞升的。凭借他的命格。从此高居神坛,风光无限。
而他呢。世间百苦,万般磨难,却是替着别人一点一滴地承受下来。之后铜炉之火,一朝成绝。
神鬼。天地。
截然不同。
他是经历了父母双亡妻死妹丧。师青玄却是被他的哥哥当成心肝宝贝儿一般安然养大。
多不公平。
贺玄紧紧闭着眼。双手紧攥。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开心过。
“明兄是我最好的朋友。”
“明兄,你暂时还是不要做我最好的朋友了。等我打死这鬼东西你再做回来吧!”
“明兄……”
贺玄怔愣片刻,嘴角似是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他和师青玄没有这么多歪歪斜斜的拐口,就平平坦坦地一路下去,或许真的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
风地二师。男装女相。形影不离。
可那终归是想象。
少君倾酒,黑水沉舟,血海深仇,不死不休。
他们两个之间,早就是天注定了的不死不休。
贺玄起身,回头再看了看这座倾酒台。师青玄躺在一方榻子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


其实孤独一生,大概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他想。

何为你?(金光瑶)

池言秋:

“何为孟瑶?”
“年幼,心善,孝母,努力,思金家。”

“何为金光瑶?”
“狠毒,犹善,矛盾,笑里藏刀。”

“何为敛芳尊?”
“虚名,浮夸,我甚喜。”

“何为仙督?”
“为民,思百姓,不得渡。”